舅舅问我:你是gay吧?
发布时间:2019-7-8   浏览量:77

图片来源摄图网正版授权

01


那天跟舅舅闲聊的时候,他突然问及我的婚姻状况,有什么打算。我回答说我这边的情况有点复杂,可能跟一般人不太一样。一番支支吾吾后,舅舅便用很疑问的口气说,「你该不会是搞同性恋吧?」


老实讲,这话从舅舅口里说出来倒让我有几分坦然。自从2010年开始了解自己的同性恋身份,而今已有近八年的时间了。这八年里,我无时不刻在等待这样的一刻,能够跟自己的亲人坦诚自己的身份。


舅舅问完,我点了点头说,「是的,就是你所想到的那样子。」


听完我的回答,舅舅的脸立马变了颜色,严肃地跟我说,「那你这个问题非常非常严重,非常非常严重。」


他强压着内心的焦虑与恐惧,试图从我口中听到那句否定的话,以此来打消他心中的疑虑。


但终究是,他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。



02


尽管舅舅说话的口气变得越来越严肃,但我内心还是很淡定。因为这八年来,我也无时不刻地在思考着出柜时每一个可能被人问及的问题,那些问题的答案我已经有了成千上万次的准备。


舅舅接着说,「你这样的情况会对你爸爸妈妈造成致命的打击,会对你的家族带来非常坏的影响……」


等等。


为什么在得知我是同性恋身份的时候,他第一个想到了这件事情对其他人造成的影响?为什么没有人来关心我这八年是怎样过来的?


这八年里,我内心十分煎熬。当我得知自己是同性恋身份的时候,我有半年时间处于抑郁的状态,白天睡不着,晚上也睡不着;去医院看医生,医生说我患了神经衰弱,给我开了好几个月的中药来调整。那时候我害怕别人知道这件事情,我也不知道该向谁求助,只得默默远离人群,在图书馆呆着学习。当然,这些东西也是万万不敢跟父母去说的,唯有我一个人来承受。


如果说对于同性恋身份这件事情有选择的余地,那我一定不会选择这条路。但现实情况是,我根本就没有选择。


如果极端一点来说,在整个事件中,我才是那个「受害者」。为什么没有人会来关心一下我内心的感受?


是的,同性恋身份这件事情的确会对父母及其亲人造成一些伤害和影响,可跟我过去八年所承受的相比,又何足挂齿呢!

图片来源摄图网正版授权


03


之后跟舅舅的聊天,主要集中在同性恋身份对我爸妈及家族会造成什么样影响的话题上。尽管表面上我还是会尽我所能来跟舅舅做一些科普知识,以及告诉他我正在做何种努力来降低对父母的伤害。


尽管舅舅非常谨慎地在表达他的那些顾虑,但我非常清楚地明白,他在乎的不过是这件事情是否会对他们造成什么样的影响。


他不愿意被外人抓住一个「同性恋外甥」的话柄。


他甚至建议我不要跟父母讲,不要让这座城市的任何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情。毕竟,他们在这座城市里有头有脸地活着。后来,舅舅还警告我小心处理这件事情,不要闹出什么动静。


从舅舅办公室出来后,我内心五味杂陈。我不是害怕他所提及的那些伤害,因为我已经受到了比这严重一百倍一千倍的伤害;我也不是被他最后的警告所吓到,因为我已经对于同性恋身份有着笃定的认同,并引以为豪。


而是,我似乎在这个家族中,看不到可以支持我的力量了。


这个在舅舅口中要被我拖累的家族,何曾给过我一丝一毫的力量,到头来,我却成为了这个家族的「公敌」。这点,让我十分失落。


或许,这已经是对于同性恋身份比较柔和的回应了。我对此亦不会太过于难受,毕竟这跟我在过往八年中所遭遇的比起来,只不过是九牛一毛。


我在聊天的时候也跟舅舅提到,我之所以变成现在的我,得感恩于我的这重身份。它让变得更加勇敢、坚定地去面对这个世界。它让我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去面对真实的自己,选择做真正的自己!


04


「你真的改不过来了吗?」我离开前,舅舅又重复地问道。


「主观上,客观上,我都改不回来了!」